王濠鏡

王濠鏡正牌老婆 。顧瑜/蘇耀年

Dark「黑幫老大澳×國際刑警耀」「伍」

#拖了一周沒更真是抱歉#
#我真是懶死了#
#前方高能預警:澳菊出沒,不喜者自行離開#

我目睹他吃完了我的夜宵。

揉了揉在抗議的肚子表示無奈,畢竟是我作的死,怨不著別人。我接過他遞過來的盒子,慢慢收好。

“先生,你還有這種小糕點嗎……濠鏡想吃……”

他窘迫的低下了頭,說出內心的想法時甚至紅了臉,就像個孩子。明明想要撒嬌,卻還要強裝成熟。

我笑了,扭頭看向他,白淨的臉頰上鍍上了一層淺淡的紅色。他的眼底好像還有薄薄的一層水霧,像黑曜石一般,灼灼生輝。

我的錯覺?

搖搖頭甩掉這些想法,我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曾想這大幅度的動作被他看見了,他輕聲嗚了一聲用手捂住臉。

不行,太可愛了,我受不了了

我默默的摸了摸鼻子,並沒有什麼液體丟人的流出來。那就好,不然就暴露了我喜歡可愛東西的屬性了。這麼大個人了要是給人知道我睡覺時喜歡抱著熊貓布偶就太尷尬了。

氣氛像是在一瞬間凝固起來,沒有一個人再說話,我輕咳一聲,正打算說點什麼,旁邊的人就开口了

“先生,回家後您能做桂花糕給濠鏡吃嗎?作為報酬濠鏡會給您做別的好吃的。”

他眨了眨他琥珀色的眼睛看著我,像只乞食的貓咪,聳拉著耳朵,那表情委屈極了。

不行,這傢夥太狡猾了,居然這麼可愛。明明一眼看去溫潤如玉,卻想不到他也能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介於他的可愛,我立馬答應了他的請求,他笑了起來。

笑容燦爛的像是太陽一般。

終於到了他家,當他打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客廳和一個坐在沙發上留著類似蘑菇頭的男孩。

王濠鏡他的笑容一下沒了。

直覺告訴我,他們一定有什麼,那么這男孩和他有什麼關係?

我皺眉想著,突然有種嫉妒以及煩躁湧上心頭。

這傢夥可是我的人。

屬於我的罪犯。

是我要逮捕的人。

“本田。”我聽見了他猶如古琴辦的聲音緩緩響起。

這傢夥是個日本人?

我這樣想著,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一小步,裝作乖巧的站樣子在他身後。

“在下……在下想您了才擅自闖入您的府邸,現在看到您了,在下這就離開。”

那個男孩子匆忙站起身,明明沒有什麼人嚇他,他卻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一樣,墨色的眸子忽明忽暗,臉上掛著歉意的笑,嘴角牽強的翹出一個輕鬆的弧度。一步一步走到我們面前,卻被王濠鏡一把拉住。

“以後沒有什麼事要報告,就不要來了。”

衹是那個瞬間,那個日本男孩怔住了身形,唇角弧度緩緩收回,由原先逞強的笑變為不甘的抿唇。

他張了張口,好像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只點了點頭,離開了這裡。

等那個叫“本田”的離開,我拉住他的袖子。

“那是誰啊濠鏡?看起來他不太開心哦。”

他皺了皺眉,撫開我的手回答

“沒什麼,一個黑客,是我的下屬。”

靠,什麼嘛……還不告訴我,你這個樣子,你吃不到我做的桂花糕的!

我憤憤的想著,卻沒說出這話。

理性告訴我現在最好不要惹一個不開心的人。但也不算沒有收穫,起碼我知道了那個日本人,姓本田,長什麼樣,在他手下工作,是個黑客。

我問了問哪裡是廚房,乖乖過去找材料準備做桂花糕。

喜歡吃甜點,本田是他的一大弱點,要吃的是可以賣萌的。

在心裡的“王濠鏡小檔案”上又填了這样幾項。

現在我不想管任務了,多可愛的孩子,我要給他做飯吃。

做到他死在我手下的時候。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