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濠鏡

王濠鏡正牌老婆 。顧瑜/蘇耀年

論一個初三人的苦逼

開學了,九年級了,更不了文了,差不多要與世隔絕一年。第三個小天使的點梗,我今天趕出來。連載之類的就停一停了。
不過我的文好像沒人看??
沒事兒通知一聲。

點梗二 依舊不艾特 王黯X海鏡「牡丹蓮異色」

#日常吃香菜的人和不吃的人#
#亂七八糟系列#

太陽沉下了半張臉,那光輝也不願意再多待一會兒,跟著那太陽一起沉下了山頭。

天黑了,萬家燈火亮起,其中一家好像特別鬧騰,連燈光都比別家的亮。

从廚房裡出來一個紅眸,黑色短髮端著湯鍋的人,那湯一定是他自己煲的。

“小崽子!下來吃飯!爺好不容易煲湯了!”那人喊著,隨後很快从樓梯上下來一個衣衫有些淩亂的帶著眼鏡的男子。

煲了湯的廚師轉身回了廚房取碗和湯勺還有筷子,一轉身,就看見那剛下樓的人抱著一個碗試圖對湯鍋做點什麼

“臥槽給老子放下那個香菜碗!”廚師抱著碗筷沖向餐桌

還是晚了。

湯鍋里漂浮的全是香菜,始作俑者笑眯眯的,他抬手把一碗香菜全倒了進去。

我能聽見心碎的聲音。

廚師的心碎成了一堆,比餃子餡兒還碎。

“王海鏡!老子好好的湯!你就給我放了香菜!”廚師吼著,一臉心酸的看著湯鍋。

“哎?王黯你不喜歡香菜的嗎?昨天的晚飯,我煮的就是香菜泡麵”被叫做王海鏡的男子笑眯眯的看著,然後給自己盛了一碗滿是香菜的雞湯。

“……我就是現在吐不出來了,我還是再煲一鍋湯去”
“別別別,我現在就給你撈,你别费劲了”海镜拿起汤勺捞走湯鍋上的香菜,放到碗裡

“喝湯”說著海鏡把手裡的碗遞給他
“……你再這樣這一周別想下床”王黯看著他遞過來的香菜碗一臉厭惡
聽見這話罪魁禍首終於慫了,乖乖吃掉碗裡的香菜。

你說最後王海鏡怎麼了?
當然是一周沒下床。

點梗第一個(懶得艾特了)「黑道扛把子黯X賭場老闆澳」

#第一個點梗的小天使請簽收#

天色已晚,家家燈火亮起,霓虹閃爍,卻也照不透人心。

金碧輝煌的大廳,賭桌上不少人沉醉在著紙醉金迷之中。這裡人人都是瘋狂的,有人因為一個籌碼而輸的傾家蕩產,也有人因為一個籌碼而一夜暴富。

“過”吐出這個字的人翹著二郎腿坐在靠背椅中,單手托腮另一隻手虛握著扶手。相反對面那人卻是緊張的額頭冒汗,不安的看著賭桌上的籌碼。最後忍耐不住拍桌而起

“王黯你出千!”那人氣的發抖,指著王黯的鼻尖,奈何桌子太長,沒法點到他的鼻子。

“哎,您可真有意思,爺就說了个過,怎麼就變成我出千了?”被稱作王黯的男子笑著看著他,絲毫不慌。

“你就是出千了!不然怎麼可能贏我!我的出千技巧……”說話聲一下沒了,只剩那個人漲紅了臉站在那裡

“怎麼了啊?楊老闆您到是解釋清楚,濠鏡好處置王先生。不過看來您是不打自招了。”不知从哪裡出來一位穿著墨綠長衫的男子,搖著扇子笑著來到王黯身邊,收起扇子輕輕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黯黯小朋友怎麼又到濠鏡這裡來閙呢?看來黯黯覺得煲湯不好玩”新來的這人叫王黯“黯黯”,不禁讓人倒抽一口冷氣,就算他是賭場老闆,也讓人不免擔心他的小命。王黯是誰,是道上的老大,簡單點説就是黑道的扛把子。誰見了王黯不得尊稱他一聲黯爺,這王濠鏡倒好,稱呼人家黯黯不說,還讓人家去煲湯。就在大家都擔心王濠鏡今天的生命安全的時候,出人意料的轉折出現了,王黯立馬乖乖坐好可憐兮兮的拉住了王濠鏡的袖子

“濠鏡!對面那個人欺負我!他說我出千!”這委屈的,都不知道是誰欺負誰。

“好啦好啦,黯黯不怕,濠鏡幫你”他笑著揉了揉王黯的頭髮,揮了揮手就有人把他拖下去,到了人群視線看不見的地方傳來慘叫,又是一聲槍聲,慘叫的聲音立馬止住了。

“好啦,黯黯不委屈了,濠鏡已經幫你解決啦,我們該回家了”他又揉了揉王黯的頭髮,拉起他的手就走。

“給親親”一臉委屈感覺受了很大傷害的王黯小朋友眨了眨他的眼睛向他的家長王濠鏡撒嬌。

“黯黯小朋友,我們……”這話還沒說完,王黯就已經拉著王濠鏡跑的沒影兒了

第二天
“加籌碼”王黯笑著坐在椅子上說出這句話,大家正在好奇為什麼王濠鏡王老闆沒拖他回家的時候,王黯像是看穿了圍觀的人心裡所想,笑著開口“王老闆因為昨晚的一些事務腰疼,在床上靜養呢,我們繼續。”

—————————————————————
澳:“王黯我不就叫你了句小朋友你用得著這麼對我?”
黯“嘿嘿,上你總要找點理由嘛。”

點梗(占tag致歉)

一不留神就42個粉絲了,有些小開心。那就留言點梗吧,我抽三個
肉……我,我儘量吧
王黯X濠鏡,濠鏡X耀耀,王黯X海鏡,海鏡X耀耀,耀耀X蓮鏡,王黯X秋雁,王黯X蓮鏡
僅限上面的這些cp可以。

Dark「黑幫老大澳X國際刑警耀」「玖」

#進展是不是太快了#
#其實老王壓根不喜歡濠鏡#
#歡迎收看直男老王被掰彎的故事#

醒來時已是傍晚。估摸著時間自己睡了約有八九個小時。衹是被人抱上了床還蓋了被子,不用猜都知道是誰。睜開眼睛就聽見了交談的聲音,立馬掀開被子去樓梯的扶手處看是誰。但因為角度的原因衹能看到穿著西裝的他拿著煙斗笑著,卻不能看見和他交談的人是誰。

“王,這筆交易如此的划算,你還在顧慮什麼?”這是!

這聲音我一輩子也不會忘,這是那個該死的美國人的聲音。

阿爾弗雷德·F·瓊斯

“先生醒了何不下來呢?光看著濠鏡可沒意思”他吐出一口煙霧,臉上表情看不真切。

這可麻煩了……那個美國佬看見過我的臉,而且還知道我是曉梅哥哥……但是現下又無法推脫。衹能背過身讓他看不見自己的臉了。

“這不剛醒嗎,你怎麼就知道我在看你啊?”我笑,走下螺旋式的樓梯,背對著瓊斯,撲向他的懷褃

“怎麼了?一過來就抱住我”他笑著放下煙斗,摟住了我的腰笑

“王……這是?”對面那人發問,顯然是沒反應過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他笑了笑就要解釋,我覺得不妙。既然要介紹必定提到我的名字,那便暴露了我了。

“剛認識不久,叫王……”

我吻上了他的唇,硬生生把他的後半句話堵了回去

“那我就告辭了,王,好好享受”對面那人起身離開,我懸著的心算是放下來了,離開他的唇。他顯然是沒有从驚訝當中回過神。

“怎麼了?親親你你就這麼驚訝?”我笑著撩了撩頭髮,看著他。他沉默了一會兒,摘下眼鏡看向我然後開口“雖然不知道先生您是何用意,但是……”他貼近,我有些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唾液“那濠鏡便讓您如願”接著他就吻上了我的唇。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們吻的難捨難分的時候,那個美國佬在我背對他的時候拍下了一張照片並且開始了調查……

我才沒有這麼傻的男朋友「初中生海鏡X初中生秋雁」「異色bg牡丹蓮」

#新連載#
#糖#

“……王秋雁,現在已經十點了,你說好九點半和我出去約會的”
“不出不出,老子不出!”蒙上被子翻身繼續睡
“……那我掀被子了”一把掀開
“臥槽王秋雁你他媽怎麼可以裸睡!”
“嘿嘿嘿就是防你這種人掀我被子,好了不鬧了,陪你出去”

我是王秋雁,上面這一幕就是我和我男友王海鏡的日常,其實說起來我和他的戀愛過程真艱辛。
想聽不?不想聽我也要講。

“媽!我不穿裙子!而且還是這種騷包的紅色!”
“紅的怎麼你了?這是中國紅!不然你就穿這個騷粉”
“好吧好吧,我穿”
我只得妥協,不情不願的換上裙子,和媽媽爸爸去參加聚會。
穿裙子代表什麼呢?代表著我不能自由活動,不能瘋鬧。我真是討厭死裙子這種東西了。

和爸爸媽媽到了飯店,已經有不少人坐在那裡了,其中有一個帶著眼鏡穿著黑色西服的小哥兒特別帥,斯斯文文,乖乖坐在座位上也不說話。因為其他人都到齊了的緣故,我衹能坐在那個小哥哥旁邊,但是因為他看起來不太好搭話所以我就沒和他聊天,爸爸媽媽和我完全陌生的叔叔阿姨聊的很開心,想來應該是他的父母。我這樣想著要不要和他説説話的時候,我被別的小朋友拍了拍,叫出去捉迷藏,出於好意,我拍拍他示意他和自己走。他乖乖起身跟在我後面,衹是一言不發。以至於後來我們玩的時候他衹是站在一邊靜靜看著。

玩夠了,夜深了,該回家了。爸爸媽媽和那兩個叔叔阿姨告別,那個小哥哥就乖乖站在一旁。我還記得媽媽拉著我的手説“你看人家,文文靜靜的,哪像你瘋鬧”我眨眨眼看著我媽,我説“媽媽,人家肯定比我大,我玩怎麼了嘛”我媽無比嫌棄的放開我的手,戳了戳我的頭“人家和你同歲,就比你大了五個月,他是七月的”我很不服氣的撇了我媽一眼,跑去和人家告別。幸虧那小哥哥剛打開車門,還沒上車。我和他的爸爸媽媽説了再見,看了一眼正在催促我的媽媽,一邊小跑回頭拋了一個飛吻給小哥哥,我笑著眨了一下眼睛説“哥哥再見!”然後扭頭奔向我媽的懷抱。

據這個當時的小哥哥現在的老猥瑣説,我當時特別可愛。
“搞得我現在不可愛了一樣,買星冰樂去”我踹了他一腳趕走了他。

那時候我大概是五年級吧,記不清了。因為我小學畢業後就徹徹底底的把這個小哥哥忘了。

其實還見了一回,也是參加聚會,但是那次我穿的隨便極了,他是休閒西服。我坐在鞦韆上和朋友煲電話粥,他本來是想給我披衣服的。我都沒抬頭看他來了句“不需要謝謝”然後他就站在鞦韆旁邊站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我打完電話。

掛了電話手機也沒電了,看見他我還嚇了一跳,他一言不發的給我披上衣服上樓了。那外套我現在還留著。

小學畢業後,我就忘了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這還是我和他在一起後慢慢想起來的。

Dark 「黑幫老大澳X國際刑警耀」「捌」

#放假後也沒有什麼時間寫東西#
#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我#
#這篇過度算是廢了,後來會好很多#
#起碼是我覺得……#

真後悔彙報工作。被那個死北極熊臭駡了一頓,只因為我沒能完成預期的工作。剛到這裡一天,能有這個進展已經不錯了啊喂!這麼大一個目標,達到預期效果還是困難的,不過我已經對現在我們的感情方面已經很驚訝了。

沒錯,我在投其所好。那份資料上連他性取向都寫的一清二楚,“有同性戀的可能”,這資料寫的真含蓄。

像是嘲諷他一樣,搖了搖頭笑了笑,下樓給自己倒杯水。不過這房子也冷清的可怕,沒有一個僕人。這麼大的房子,不需要管家和僕人之類?不能理解這種有錢人。轉念一想也是,這種人,能接觸到他的人是少之又少,他本人也在避免接觸。

不過這不在自己的管理範圍。喝了一口冰水放下水杯上樓拿出自己的槍冷哼一聲給自己的手槍填滿子彈,以備不時之需。

今天早上……他應該是摸了自己的腰和後背。想一想就是一陣惡寒。我抱住胳膊搓了搓試圖拍下些雞皮疙瘩。這條刀疤的出現更讓自己痛恨王濠鏡這種人。這是被自己的妹妹林曉梅親手砍的,至今她下落不明。只因為愛上了一個可惡的美國人,一個知道他的罪行卻沒辦法抓他的該死的傢夥。

但願這次行動能把他們連根拔起,畢竟這兩人有貿易往來。

上樓去睡一覺吧,這傢夥回來也很晚。雖然早上睡覺有些可恥。不過算是享受一下久違的休假生活了。

論有一個寵自己的哥哥「知乎體」「牡丹蓮親情向」

有一個很寵自己的哥哥是什麼感受?

濠鏡的骰子蓮鏡的撲克:
看到這個問題忍不住回答一下。我覺得我哥哥是最寵我的那個人。比我現在的男友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是早戀hhh)

我哥比我大九歲,是我的表哥。我出生那年,聽我媽媽説,我哥哥知道我是個女孩子以後十分嫌棄。說出了“如果是弟弟就好了,我能帶著他玩。女孩子還要我保護”這樣不是很負責任的話。但是我想當时的他絕對沒想到會被打臉吧hhhh

然後就是我長大一點了。那時候我三四歲,感謝我的記憶力,不然都記不得了。那時候哥哥家裡總是有很多零食的,我要是去他家就能飽餐一頓。但是很多時候他是不給的。不過對付他我還是有妙計的。衹要一撅嘴,再讓他看見我已經紅了的眼眶,就好了。那零食絕對就是我的了。我哥哥不是很會哄哭了的孩子,所以特別怕我哭,有什麼事情也順著我。

在和哥哥一起混吃混喝混了三年多以後,我要去上小學。而且那時候哥哥也不太願意理我,青春期嘛。現在看看哥哥初中的畢業照,我也不是很明白我是怎麼對一個頭髮亂糟糟説什麼都不願意理髮的男孩説很帥的。不是很明白當时我的迷妹心理。

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段時間我媽和我爸一起出差去了北京。我哥管我。那時候我喜歡一個男孩子,現在想想真的很可笑啊hhhh然後我記得那天那個男孩子答應了我的告白,高興的數學考試考了一個倒一。成績出來的時候嚇了一跳。我頭一次下90考了個85。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我數學能及格已經很不錯了。後來,我哥看見我的卷子,一邊安慰我,一邊拿起紅筆改掉了分數,還給我把錯題全講了一遍。然後我媽出差回來就沒說我,成功逃過一劫。

然後我哥高三那年交了女朋友。我不開心了很久很久,因為我從小就說要嫁給哥哥。現在想想,那衹是小小的佔有欲在作祟罷了。其實認識哥哥的女朋友還是哥哥特意安排的,那天,哥哥去我的國畫班接我,他旁邊還有一個漂亮的姐姐。機智的我一下就意識到了不對勁。一起吃了飯哥哥才告訴我那是他的女朋友,後來我一個月都沒理他hhhh

高考,他考上了軍校。他要去報到了,我爸媽還有我一起去機場送他。等他拖著行李要過安檢的時候,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我撲上去抱住了他。大聲質問他為什麼他要去軍校,為什麼不要我了不陪我了。他明顯慌了,只好轉身過來揉著我的頭説“好啦好啦蓮鏡,哥哥回來給你帶好吃的好不好?哥哥很快就會回來的”最後我被我媽和我爸拉開,我哭的撕心裂肺被我爸我媽拖著離開了他不到五米,我吸了吸鼻子,喊出了最傷他心的話“王耀!你要走你就走!你回來我也不會見你!”然後我擦了擦眼淚,掙脫開我爸媽的手,轉身出了機場。後來聽他的媽媽,我的二姨説,我哥聽見這話當时就愣在那裡,臉上全是淚水。我想,那是他第一次哭成這樣吧。後來,他手機被沒收,聯繫家人的時間是少之又少,其實我也偷偷看過他的照片。他的長髮剪掉了,變成了板寸,卻還是不減英氣。有兩個月,他每週打來的電話我一個都沒有接過。後來被媽媽罵了,正好趕上他打來電話,全家圍在那個座機前等著和他說話,我一個人排到了最後面,等我拿起聽筒,叫了他一聲哥的時候,他很是激動。開口就是“蓮鏡!你原諒哥哥了?”聽到這話,我一下就哭了出來,他聽見了又慌了,慌忙安慰我“別哭蓮鏡,蓮鏡不哭了,是哥哥不好,你不見我也對,但是給你帶過來的吃的要吃,不然瘦了就不可愛了,乖,哥哥不和你說話了,等你原諒哥哥了給我打電話好不好?”我沒法回話,因為那時候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一個完整的句子都說不出來,他又說“好了不哭了蓮鏡,哥哥掛電話你就不傷心了”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我放下聽筒又哭了一場。

現在我初二。他大五,就在新疆實習。現在什麼假期都回不來,不過能給他發發消息也很好。

我過生日,發了一條說說,上面全是生日想要的東西。上面還寫了“誰送我我就嫁給誰!”我男友是包了我所有的墨水,還有輝柏嘉的一套藝術家級的水性彩鉛沒人送我。我哥給我打電話“蓮鏡,你還想要什麼,哥給你買,那套彩鉛應該快到了,你記得收一下。哥有的是錢給你揮霍,不過蓮鏡願不願意嫁我啊?”他笑著開玩笑,我聽到他的話驚了一下,那套彩鉛五千多,他還有錢嗎?我慌忙回答沒有了,他笑著説我不用嫁給他了掛了電話。後來我才知道,他之前報名了很多補習班,那一個月都沒交的起學費。

今年過年,我的微信名字叫王濠鏡。他給我單獨打來電話,問我這個名字是什麼意思。我老老實實的告訴他那是我男友的名字。他沉默了一會兒,開口“你之前還說在初中不談戀愛呢,這就有男朋友了。早知道就不該讓你出國……罷了,也好,能看一看不同的人。別讓你爸發现啊,你要是被欺負了就給我打電話,哥哥叫人幫你收拾他。明年哥哥就能回來了,你叫他出來我們一起吃個飯,哥哥幫你參謀參謀”我慌忙答應,不知道他那時候女友因為不能和他經常聯繫,覺得抱著手機談戀愛很沒有意思,和他分手了。更不知道他的爺爺去世的消息已經被他的姐姐告訴了他,我們本來都說好不告訴他這件事的,誰知他的姐姐一下說漏嘴了。那個月對他來說是禍不單行的。不知道他聽到他的妹妹有了男朋友的消息又是有何感想?

我一直覺得,“寵”這個字眼的意思就是無條件的對你好,被你傷害也心甘情願。我覺得我是愧對了我哥的,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給他安慰和保護,我也很想為他做點什麼……

回答這個問題是因為想要分享我和我哥的故事,我覺得我哥是世上最好的哥哥。

Dark「黑幫老大澳X國際刑警耀」「柒」

#期中考試沒考好手機被收了xxx#
#我大概是勇士#


我起的很早,大概是生物鐘使然吧。我睜開眼發现他還在睡覺,這才放心的掀開被子下床從行李箱裡拿出剩下的攝像頭躡手躡腳的走了。給他各個房間都裝了攝像頭,確定無誤這才上樓洗漱換衣服然後才去廚房做早餐。

等我把早餐端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他在樓梯上站著打哈欠,他穿著兔子睡衣,揉著有些亂的頭髮尋找著我。等找到我以後他從樓梯上下來,大概因为他沒戴眼鏡所以找我很費勁吧。我緊緊盯著他,他的眼睛蒙著一層水霧,給那琥珀色的眸子填上了幾分虛無。不得不說他摘下眼鏡時的眼睛更具魅惑性,一不留神就掉進他名為溫柔的陷阱,可我知道那溫柔的後面是无盡的黑暗。

我回過神,放好早餐,他就迷迷餬餬的從後面抱住我,像是貓科動物一樣用他毛茸茸的頭蹭了蹭我的脖頸。有些癢,我縮了縮脖頸下意識的抬起手揉揉他的頭髮然後再拍拍他的腦袋開口“洗漱,吃飯。”

他眨眨眼看了我一會兒,反應了一會兒才點點頭,鬆開我然後轉了一圈找到樓梯上樓洗漱,下來的時候穿上了白襯衫和西褲,不是之前的長衫。不過還是沒戴眼鏡。

我愣了愣,他這幅樣子這是在誘人犯罪,我憤憤的想。真不知道現在把他壓倒幹點兒什麼這種判幾年,算了,還是別想了。

我拉開椅子坐下,拿起盤子裡的吐司打消了這些無關緊要的念頭。我剛打算咬一口就看見他發现吐司有些焦而皺眉。

嘿,這小子!這是我特意掌握的溫度才烤出來的,一看這孩子就沒吃過。

“吃!焦了的吐司配番茄豆子醬或者土豆泥再或者香腸都很好吃。不信你試。”
我看著他,我敢肯定我的表情很嚇人。我對我的廚藝很有自信,除非他不會賞識和不敢嘗試。我盯著他,看著他拿起叉子叉向那根英式烤香腸,然後把香腸在豆子醬裡滾了一圈,咬下一口腸拿起吐司再咬吐司。等他的表情從不可思議到欣賞時,我知道我成功了。誰抵擋的住我王耀做的吃的!

我得意的吃掉了六片吐司,豆子醬,土豆泥,三根英式烤香腸。真是不好意思,一開心了食量就會變大……我摸著肚子打了個飽嗝看向他,他笑了笑開口。

“衹是沒想到先生這麼能吃,但是吃進肚的好吃的都去哪裡了呢?先生就腰上有些軟肉了”
聽見他的話我驚了一下,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摸我居然沒醒?還有……背後的那條傷疤他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萬幸的是他沒提,不然我一時半會還想不出什麼理由來做解釋。

我張了張嘴想要回復他之前說我我不長肉的話,他卻仗著身高優勢揉揉我的頭“別亂跑,濠鏡去工作了,您在家等濠鏡。”
搞得我和小孩子一樣,明明他比我小兩歲好不好!
我切了一聲,但還是乖乖點點頭,他笑著穿好了西裝外套戴好了眼鏡出門了。
不帶我去上班,我怎麼可能知道些什麼啊。不過他要是不戒備我還懷疑呢,在家的話就可以進行我的工作了,先給那個北極熊彙報一下工作。這樣想著我回房間打開了我的筆記本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