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拼搏的心还没有停止跳动。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贰拾(有微量Dover)

#不喜者自动避让#
#快结局了吧#
#国庆嘛,一定会甜的#

这几天因为经济部的哥们儿手速太快,王濠镜的整个毒/品贸易网不剩多少了,所以我和柯克兰基本没什么事儿做。

反正王濠镜也知道柯克兰是我现在帮他忙的搭档,所以我也就在家里肆无忌惮的和柯克兰视频通话。

王濠镜在我身后工作着,我抱着iPad和柯克兰视频通话。

“我总觉得,这个速度太快了”我这样说着,揉了揉眉心
“是的。现在只剩中国范围了。挽救不回来了。”他知道我指的是贸易范围。

对面的屏幕中突然出现一只手,给柯克兰的桌子上放了一杯红茶,我居然看见柯克兰脸红了。

我眼花了?

闭眼再睁开眼再看,不仅能看见那个脸红的柯克兰,还能看见一个有这金...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玖

“嗯……然后琼斯正在撤资”柯克兰还是很介意我身上的吻痕,我没理他
“如果不是我们经济部的哥们们干的,那就是王濠镜意识到我们了,正在收回自己的资金”我这样说。

我看着那张原本遍布全球的网正在缩小,已经缩小了一个洲。

“王濠镜的毒/品生产地就在非洲,现在这张网偏偏缩掉了非洲,这一步很险。我觉得王濠镜的可能非常大。我走以后打给我们随队的经济部问一下”

我向家中跑去,进门就问他
“濠镜,你的售卖范围怎么缩小了,这不行啊……”
“先生不必多言,濠镜知晓。不知是何人捣鬼……”他皱眉,我瞬间没了原则,走上前去亲他的脸
“没事儿你还有我呢……”我这样安慰他,我以为自己有了新的进展。

可终究是我以为。

“先生,琼斯撤资了,我用这...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捌

“濠镜.....”我唤他名字,我听得出我声音里的急切

“先生莫急,不然伤到先生就不好了。”他摘了眼镜,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眸更具诱惑性。我看着他的眼睛,忍不住支起身和他吻在一起。

一吻毕

他舔了舔他水润的唇,垂眸看我扣在最上面的衬衫扣子“先生今晚不是喝了清咖吗,怎么吻起来这样甜”他笑着解了我的衬衫,虔诚的吻我锁骨。

“王濠镜,你扎我一针就这样赔我?”我笑着打趣他。却忍不住贴上他的身子,任他向下吻。即使空调在尽心尽力的工作,可我还是觉得我贴着他更舒服。

“先生不喜欢?”他本来专心致志的对付我的皮带,这时候突然凑近我笑意吟吟的看着我。我红了脸

“我靠...你要做快点”我偏过头不敢看他,脸...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柒

“王耀先生回来了,可以开始了”我听见本田菊笑着说。

我这才看清,他对面坐着王濠镜和阿尔弗雷德。我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被发现了。

阿尔弗雷德看见了我的脸。

“先生,他们说,你是国际刑警,濠镜不信。可是这资料上写的门儿清。我也有点害怕,所以就等着你回来”王濠镜他起身,走到我面前,我顺势抱住他吻他的脸“所以濠镜想要杀了我?还是想要把我做成玩偶?就像那个让我留下来说一口流利北京话的男人一样”我看着他,他眼神温柔,吻了吻我的额头。很快我感受到了一阵刺痛,他用针管扎入了我的后颈,然后给我注入了某种液体。


我迷迷糊糊的

“14%的自白剂,不够吗?”我听见他的声音

“够了,国际刑警最近没有自...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陆

自从这次之后我们进展神速,过了一个月,我的情报没有丝毫进展。直到那个北极熊按耐不住给我打电话

“王耀,你他妈的在干嘛”他说的纯正的京腔

“谈恋爱。”我用俄语回他

“......妈的,别给我整这没有用的,和谁,组织批准你”他用俄语回答

“王濠镜啊,我爱上他了”我笑着用京腔回他

“......”他沉默了一下“别忘了你还是个国际刑警”他用英语说,然后挂了电话。


我收起手机。


我终于把我最不愿意面对的身份给想起来了


我他妈是个国际刑警。


因为我和他的恋人关系,我现在已经对王濠镜的毒/品走私这种工作开始接手。和柯克兰的合作异常愉快,插科打诨还能知道王...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伍

我的眼睛突然被蒙住了。

我本想要反抗,但我闻见了那淡淡的莲花香。我不知怎的放了心,笑了起来握住他的手。

“濠镜,别闹”我顺势拉下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先生怎知是我?”他笑意吟吟,用脚勾上了门干脆把我揽在怀里,也没有开灯,我在他怀里,贪恋着他怀里的温度

“先生,今天是不是吓到你了?”他低声问我,声音像是有魔力,我忍不住沉沦其中。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王耀栽在王濠镜的声音和一双眼睛上了。


“下回濠镜不带您去了,先生害怕濠镜很心疼的”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我颤了颤,更可恶的是他咬了咬我的耳垂

“你干嘛”我红着脸回他,我都能听出来我的声音是抖的。

“今天捏疼你了,赔偿”他开了灯,微笑...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肆

#我很喜欢扇子组。于是就会让小菊和澳澳谈恋爱#

#但是不喜欢的请直接离开,我脾气不好#


我皱眉看着他一脸不解“你就是我们回家那天见到的那个人?”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满脸敌意,语气还这么冲。像是王濠镜就是我的所有物一样。


他怔了怔,随即展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请不要对在下有太大敌意,在下知晓您现在是濠镜的恋人。请坐。”他伸手邀请我,我很给面子的瞥了他一眼坐了下来。

“请问您接触濠镜是为了什么,虽然我是他的前任,但是他的安危我依旧担心,我觉得您并无善意。”他看着我,墨色的瞳里看不出情绪。

“我喜欢他。理由充分吗”我看着他展露出一个微笑

“...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叁

#其实澳澳切黯黯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对的,毕竟我没学解剖#

#如有误区,欢迎捉虫#


他未置可否,只是向前走去。

我本是想要趁此机会收集他的消息的,但是他这个态度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我没办法,只能跟上他。

“先生”他突然停住,转身回来笑着,我没有收住我的脚步,直直撞向他的怀中“好戏开场了”他揉了揉我的脸,哼着我不知道的小曲好心情的向前走。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跟着他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地方。墙壁上各种各样的装饰让人眼花缭乱,整个房间都是欧式古典的设计。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在中央。我不知道这是要干嘛。很快有人送上一把椅子,放到那张床旁边,我被他拉过去摁在椅子上,我想起身,很...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贰

#靠,黑化的澳我真是爱的不行#


我一阵颤栗。他最近太乖了,让我误以为他是只乖顺的猫,忘了他是只凶猛美丽优雅的白虎。

看着他微笑着结束那些人的生命,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我的压力。

“不论是警察,还是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不管是谁,只要阻碍我前进,我就只能一一解决。”他扔了手套,低头扣西服扣子“你要和我成为同类”他声音低沉,像是溪水中的暗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用低音炮蛊惑人心。

“这就是喜欢我的代价”他抬起头,笑容依旧美丽。

我看着他的笑脸,被他周身的气场所震慑,忍不住一步步后退,可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微笑着看我

“先生”

他突然逼近,我的背已经抵上了栏杆。

“先生现在想逃,来不及了”他...

Dark(黑帮老大澳X国际刑警耀)拾壹

我目送他上楼,看着他翩飞的黑色衣角我陷入了沉思。

此时我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过于浮躁。王濠镜他肯定已经怀疑,如若现已相信我此番说辞,他能一路摸爬滚打活到现在是个奇迹。现在只有一法。

都是人,谁没个七情六欲?

王濠镜,陷入我编织的名为恋爱的网。

我沉默着,慢慢踱步上楼。


当一晚过去,彼此相安无事。只是我们的气氛变得僵硬。也许是我的错觉,蔓延在我们之中的沉默莫名的让人无法适应。我愤愤的插着盘中的香肠,今天早餐是他做的。我没能看到王濠镜他不戴眼镜的样子。他今天起得比我早。

“先生,今早有事吗?”他打破了沉默,用餐巾擦着嘴角,抬眼看向我,琥珀色的眼睛深如潭水,一不留神就会跌入其中...

© 泽楷小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