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濠鏡

王濠鏡正牌老婆 。顧瑜/蘇耀年

Dark「黑幫老大澳X國際刑警耀」「柒」

#期中考試沒考好手機被收了xxx#
#我大概是勇士#


我起的很早,大概是生物鐘使然吧。我睜開眼發现他還在睡覺,這才放心的掀開被子下床從行李箱裡拿出剩下的攝像頭躡手躡腳的走了。給他各個房間都裝了攝像頭,確定無誤這才上樓洗漱換衣服然後才去廚房做早餐。

等我把早餐端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他在樓梯上站著打哈欠,他穿著兔子睡衣,揉著有些亂的頭髮尋找著我。等找到我以後他從樓梯上下來,大概因为他沒戴眼鏡所以找我很費勁吧。我緊緊盯著他,他的眼睛蒙著一層水霧,給那琥珀色的眸子填上了幾分虛無。不得不說他摘下眼鏡時的眼睛更具魅惑性,一不留神就掉進他名為溫柔的陷阱,可我知道那溫柔的後面是无盡的黑暗。

我回過神,放好早餐,他就迷迷餬餬的從後面抱住我,像是貓科動物一樣用他毛茸茸的頭蹭了蹭我的脖頸。有些癢,我縮了縮脖頸下意識的抬起手揉揉他的頭髮然後再拍拍他的腦袋開口“洗漱,吃飯。”

他眨眨眼看了我一會兒,反應了一會兒才點點頭,鬆開我然後轉了一圈找到樓梯上樓洗漱,下來的時候穿上了白襯衫和西褲,不是之前的長衫。不過還是沒戴眼鏡。

我愣了愣,他這幅樣子這是在誘人犯罪,我憤憤的想。真不知道現在把他壓倒幹點兒什麼這種判幾年,算了,還是別想了。

我拉開椅子坐下,拿起盤子裡的吐司打消了這些無關緊要的念頭。我剛打算咬一口就看見他發现吐司有些焦而皺眉。

嘿,這小子!這是我特意掌握的溫度才烤出來的,一看這孩子就沒吃過。

“吃!焦了的吐司配番茄豆子醬或者土豆泥再或者香腸都很好吃。不信你試。”
我看著他,我敢肯定我的表情很嚇人。我對我的廚藝很有自信,除非他不會賞識和不敢嘗試。我盯著他,看著他拿起叉子叉向那根英式烤香腸,然後把香腸在豆子醬裡滾了一圈,咬下一口腸拿起吐司再咬吐司。等他的表情從不可思議到欣賞時,我知道我成功了。誰抵擋的住我王耀做的吃的!

我得意的吃掉了六片吐司,豆子醬,土豆泥,三根英式烤香腸。真是不好意思,一開心了食量就會變大……我摸著肚子打了個飽嗝看向他,他笑了笑開口。

“衹是沒想到先生這麼能吃,但是吃進肚的好吃的都去哪裡了呢?先生就腰上有些軟肉了”
聽見他的話我驚了一下,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摸我居然沒醒?還有……背後的那條傷疤他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萬幸的是他沒提,不然我一時半會還想不出什麼理由來做解釋。

我張了張嘴想要回復他之前說我我不長肉的話,他卻仗著身高優勢揉揉我的頭“別亂跑,濠鏡去工作了,您在家等濠鏡。”
搞得我和小孩子一樣,明明他比我小兩歲好不好!
我切了一聲,但還是乖乖點點頭,他笑著穿好了西裝外套戴好了眼鏡出門了。
不帶我去上班,我怎麼可能知道些什麼啊。不過他要是不戒備我還懷疑呢,在家的話就可以進行我的工作了,先給那個北極熊彙報一下工作。這樣想著我回房間打開了我的筆記本電腦。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