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濠鏡

王濠鏡正牌老婆 。顧瑜/蘇耀年

糖(bu)「牡丹蓮」「雙向暗戀」


春天,是個萬物生長的季節。同時也會因為某個人而變得心神盪漾,即使學習繁重,壓力巨大。

我記得樓下的高一社團宣傳牌上有一句話“學習不止眼前的枯燥和繁重,還有詩和遠方”

我總覺得這話是極好的。
因為學校門口就有一家飯店的名字叫“詩和遠方”
其實我不喜歡哪裡的菜。太清淡了。我更喜歡學校地下通道裡的麻辣燙。

但是是濠鏡喜歡的。他喜歡清淡的。
我笑著,看著窗外的風景。即使映入眼簾的還是那黃不拉幾的建築,我也覺得多了幾分美感。
是不是設計這塊板子的學弟或者學妹也喜歡哪裡的菜呢?

“王耀!你起來回答這問題!”

將我拉回現實的是英語老師的怒吼,我慌忙轉頭站起來看著黑板上的詞彙一臉茫然。
糟糕,被英語老師抓包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那個句子怎麼造。
低下頭,手指在桌子上畫著圈圈。這桌子我曾經寫過無數遍的“王濠鏡”然後擦掉,再寫……想了想還是老實交代吧。剛想説不知道就看見同桌寫在桌子上的句子。
低著頭念出來這才被赦免。但還是少不了數落。

“坐!都高三了還看著窗外發呆!你們6班真是我帶過最ca(差)的班!ca(差)死了!”

權當沒聽小聲說了一聲謝謝
“先生和我客氣什麼?如果不是先生幫我補歷史濠鏡考試可就不會過了”他笑了,側臉也是那麼好看

我同桌是王濠鏡。
我喜歡他的笑容。就像冬日裡暖心的陽光,耀眼奪目,卻也平易近人。
看了他的笑我愣了愣。臉上突然燒起來。我想我是臉紅了。為了掩飾只好扭頭繼續看窗外,還沒轉過去額頭就受到了攻擊。一枚粉筆的攻擊。

“王耀你還看窗外!”

一個激靈回過頭只好認真的看著英語老師那張遍佈各種皺紋的臉,現在衹能裝作乖乖聽課的樣子了。

好容易熬過了英語課,該去吃飯了,今天去吃什麼呢?我想著,跟上了他的腳步。
我跟著他走出校園,跟著他進了地下通道,他在那家麻辣燙前停下,回頭看我“選吧,今天我想吃點辣的了”
我看著他,他笑著看著我。
我立馬衝進店裡選菜,生怕他會後悔拉著我去那家“詩和遠方”。他衹是笑了笑,找了一個位置坐在一邊看著我。
我一般都要超辣的。但是因為他好清淡,我特意要了微辣,害怕他吃不慣。一個好清淡口的怎麼可能適應的了辣。

但是後來他擦擦嘴角的油皺眉説這家的味道太淡了我就很驚訝了。驚訝到筷子突然脫手。

“下次我帶你吃”

我們兩個匆匆解決完剩下的,我也不想給他解釋我要的是微辣,我想跟著他去吃,因為那是他喜歡的,我想要瞭解。他的一切我都想瞭解。

“我還想買點零食”

我迫不及待點頭同意,因為我想吃點薯片,下午的課很枯燥,沒有意思。
我就在門口等他,因為他知道我喜歡吃的。回過神來,他已經拿好了零食出來了,我粗略的看了看,有半袋子都是我喜歡的。

我們兩個默契的把零食撕開小口排氣,然後拉開校服拉鍊把零食和水塞進懷褃拉上拉鍊回學校。
躲過了值周生的檢查,我們兩個跑著回班裡,我把我們兩個的零食塞進我的桌洞。他桌洞是我的書和他的書。因為他坐在外面容易被老師抽查。

他現在看著我塞吃的,一臉認真的樣子。真可愛,我真喜歡他。

我們繼續過著平淡無奇的日子,唯一有變化的就是桌子上越來越多的書,做的越來越多的卷子。還有他眼底越來越重的黑眼圈。

中午是我們兩個最開心的時光。有時候我們兩個會沖出校門打車只為了昨天瞭解的,或者聽誰説的一家飯館去飽餐一頓。

我們兩個是很棒的朋友,我們兩個總是會被他們調侃,説我們是情侶。
我……我倒也希望就像他們所說的,我們是情侶。
可是我們不是,我們衹是“好朋友。甚至有時候我覺得他也是喜歡我的,但我又會笑自己傻。
我不敢捅破那層窗戶紙。不敢對他說“王濠鏡,我喜歡你”這七個字。我怕。

我們就這樣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熬到了六月。
畢業那天,我看著班主任的臉,突然哭了。一想到我要告別這裡,我就捨不得。再想到我要告別他,我很難受。

那天晚上,我們翻牆進了學校,進了教室,我坐在我的位子上看著黑板。黑板上是同學們的留言,不是題目。我們不敢開燈。害怕引來保安。
“懷念嗎?”他輕笑一聲問我,光線昏暗,我衹能藉助學校夜間的夜燈看他。他背對著我,在黑板上寫著什麼。我沒回答,走過去什麼話也沒說,從後面抱住了他。我看見了他寫字的手一頓,然後笑笑翻身抱住了我。我眯著眼勉強看了一眼他寫的字。

後來高考結束,放了假,我們兩個就手拉手去旅遊,見了西湖的溫潤,看了拙政園的優美,賞了故宮的威嚴,去了總統府回憶歷史……
直到錄取通知書寄到的那天,我們還在雲南看蒼山洱海。下了飛機已經是夜裡了,我們坐上了機場巴士回家,我們這一個假期過的很充實,沒有等待錄取通知書的焦躁不安。玩的忘乎所以。
他把我送到我家,在樓下,我們揮手告別。

“再見”我笑著對他説

“再也不見”他笑著回答我,在我額頭落下一吻,拖著行李走了。

我就在路燈下,看著他走的越來越遠,直到消失不見。
我拖著行李上樓,一進家打開自己的房間門撲在床上失聲痛哭。
媽媽在一旁看著我手足無措,只好在旁邊給我遞紙,拍著我的背安撫我。
那是我最後一次哭。
他在黑板上寫了“我喜歡你,王耀”我在拙政園趁他不在的時候喊了“王濠鏡,我喜歡你。”
我不是哭他的“再也不見”而是在感謝他曾經愛過我。

謝謝你。

我曾經愛過你。

謝謝你。

也許在以後的時光裡我會漸漸在他心中淡去,也許在以後的道路上他會從我的心裡走出,但這份愛卻是一切的開始。就像學校那塊板子上寫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评论(4)

热度(13)